Karma
……只想吸ao……
 

BGM:Parachute-Cheryl Cole

--------------

和视频没有任何关系的吐槽:

想看欧比旺回到过去放弃选择当安纳金master的文啊……

啊……好饿,傻白甜也好啊……啊……

WWE: Black and Blue (SmackDown)


Black and blue I crawl along
伤痕累累的我仍在爬行
The wreckage of what now is gone
残骸化为乌有
Back to you to fight another day
做回你自己 挥戈返日
I'll go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我也将不死不休
I'm facing the demons I created with every last part of me
我正竭尽全力对战一手创生的恶魔
The pain will fade
伤痛消散

And I'll go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而我不死不休
I'm facing the demons I created with every last part of me
我正竭尽全力对战一手创生的恶魔
The pain will fade
伤痛消散
And I'll go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而我不死不休
Black and blue I crawl to you
我遍体鳞伤
Black and blue I crawl to you
向你
Black and blue I crawl along
一寸一寸爬去
The wreckage of what now is gone
残骸化为乌有
Back to you to fight another day
做回你自己 挥戈返日
I'll go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我也将不死不休
I'm facing the demons I created with every last part of me
我正竭尽全力对战一手创生的恶魔
The pain will fade
伤痛消散
And I'll go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而我不死不休
I'm facing the demons I created with every last part of me
我正竭尽全力对战一手创生的恶魔
The pain will fade
伤痛消散
And I'll go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而我不死不休
Black and blue I crawl to you
我遍体鳞伤
Black and blue I crawl to you
向着你爬去

(歌词来源网易云音乐)

--------------------------------------------------

啊……想看三明日常无形撩奥尔加……

啊……饿……

动画里巴巴托斯都不知道被这两个人当面秀了多少次恩爱了(巴巴托斯:冷漠)

啊……想当个三明吹……他真好(各种意义上)


《【MHA/欧相】A Flower Is Not A Flower (3)》

OOC和手癌都是我的锅……

欧鲁麦特超棒#¥%#¥%#¥%


003

“因为我来了!”


为期半个月的实习生涯中,相泽很快就清晰的意识到当初X口中的精力旺盛恐怕还足以用来概括欧鲁麦特对于自己身为英雄的热情。

在短短四天内第九次参与清扫事故现场的相泽不得不为自己空虚的实习时光感到悲伤,因为按照他自己的统计数据,近期他发动能力的次数简直少的可怜,参与解决犯罪事件……抱歉,一个都没有。

“哈哈哈你也不要太消极,实习就是这样,跟着熟悉一下事务所的运作模式就好。”看着相泽越来越沉默不语的表情,同样被迫闲着没事干的X只能相当体贴的拍拍对方肩膀劝慰道。

半眯着的眼睛再一次被扬起...

正剧气到笑出来的结局也是……没了谁了。

反正亲妈毁剧不算毁(大概)

😃😃😃冈妈算你狠,呵呵。

《【茨酒】一阐提(四)》

*可能坑

 ————————————————————————————————— 

鬼怪,会有心吗?

混沌弥散,微光驱散黑暗,双瞳微敛,一双自始拔无因果的眸再次洞悉三千世界,映出的却是那执意耗费百年与他相缠的白发之鬼。

那张在浊骨凡胎笔下面目可憎、暴戾恣睢的脸孔,如往昔一般,满心满眼尽是些训都训不去、将他奉若神明般的执拗。心无旁笃的追随之中,除却露/骨的痴迷与可笑的崇敬之外,更多的是令酒吞童子感到恼怒的僭越眷注。若是往日,孤傲的鬼王早已一击将其碾入浊土之中,哪会任由对方肆意却又拘谨的审察着自己。

一声绵长幽然的叹喟自耳边响起,掺杂着异样的餍足,宛若招魂引路的铃声,轻...

《【茨酒】一阐提(三)》

*可能坑


—————————————————————————————————

(三)

“惊叹吧,我就是这么强大!”

地狱之手一击便让那变异的魑魅魍魉连哀鸣都来不及呼出就被吞噬殆尽,四散高溅的血肉如雨般从半空落下,腥浓腐臭的味道令鬼厌恶。不想听那个人类多说一些什么无用的话,随手抹去脸上的血污,茨木童子转身挑衅的看着那个站与他身边的白发妖怪。而对方像是无所察觉那般,半瞌着眼,对着狼藉战场打了一个哈欠,身后由妖气所凝结出的酒葫芦也咧开嘴咕嘟咕嘟的打着酒嗝。

“事情办完了吧,那就回去了。”将专注于对方的视线不留痕迹的收回,从战局开始到结束只出手过两次的酒吞童子不理会同队小妖们...

《【MHA/欧相】A Flower Is Not A Flower (2)》

002

“放心吧,已经没事了。”


如果有个性的话,你想用自己的个性做什么?

这种听上去像是涉及到人生规划一般的严肃话题,在相泽消太刚刚学会走路之后就不断地被身边人问及,也不顾只学会简单几个音节的小孩能不能够明白他们的问题,反正这个话题就像是你家孩子以后会考什么大学、月薪多少、几岁结婚一样,变得极其日常并且令人生厌。

特别是那些在得知相泽消太的个性是只有在进入视野范围内才能抹消对手个性、并且不能眨眼之后,非常富有人情化的面前称赞了几句,消太的个性真是特殊啊,以后一定会成为很棒的职业英雄!

这种内心想法与口头上截然相反的模样,即便当时的相泽消太还处于那种会因为得到零食甜点...

《【茨酒】一阐提(二)》

*可能坑

*更新短

—————————————————————————————————

(二)

“这天下,唯有吾友才能称王。”

那白发金眸的鬼散发着令人厌烦的热情,围绕在他身边,赶不走驱不尽。一声声痴迷眷恋在旁人耳里如何不适他也毫不在意。

仿佛这天下,除了他酒吞之外再无其他能够入他之眼。

何其可笑。

“你这家伙,真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吗?”妖怪有所贪求并不奇怪,贪求美酒也罢,贪求肉欲也罢,贪求力量也罢,妖怪本就自私邪妄,但若有了执念,便不同。

“吾渴望挚友登上巅峰。”纯粹至极,却也让酒吞厌弃不已。

“小鬼就是小鬼。”口中佳酿因眼前之人的固执而变味,在位百年的鬼王早已不是对方眼中...

《【MHA/欧相】A Flower Is Not A Flower (1)》

*没坑品

*放飞自我

*流水账

*错别字、语法不通的地方,贼多。

----------------------------------------------------------------------

001


“救人从来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吧。”


当电视新闻争相报道的所谓个性者在自己的身边出现时,刚刚进入幼稚园的相泽消太也曾流露出一些符合他年龄的惊奇表情。同时也对自己会拥有什么样的个性,以及展开如同漫画主角一般的冒险人生做出不切实际的假想。

然而这种天真纯粹的热情随着周边不断增加的个性者,以及随之而来愈演愈烈各种个性灾难事件,渐渐在相泽消太的心中消磨...

《【茨酒】一阐提(一)》

*可能坑

*更新短

—————————————————————————————————


(一)


非人、非神、非妖、非鬼。

这漫漫余生肆意妄为,到了终末,却不明一生执念,贪求何物。


神酒入喉,辛辣味美如烈火,迅猛强悍地灼烧过所经之地,徒留一片焦黑残骸。喉结滚动,菖蒲色的妖瞳半瞌,兴致缺缺的俯瞰着台下喧闹作乐的鬼怪与闻乐而舞的女鬼。与昨日相差无几的嬉笑怒骂,这出持续了百年的剧终究是让酒吞腻味了。侧靠椅上,仅是一个哈欠就足以让胆小的鬼怪们嘘声禁言,一张张千奇百怪的脸孔却露出千篇一律的诚惶诚恐。

位处高位的鬼王一声嗤笑,因酒而沙哑的嗓音调子...

《【SPN/SD】Time》

  分级:G

    CP:sam/dean

    简介:S09后续大概。。。大概写的太矫情。。


I wouldn’t

那应该只是一个时隔久远的记忆片段,然而在那无法被掌控的梦境中产生了偏差。

他和Dean在争论着什么,争论的确切内容Sam已经无法想起,但是有一点被明确的印刻在Sam的脑海中。

那只是一个一闪而过的画面,更多时候Sam觉得那有可能是他臆想出来幻觉。

在他说出那句我不会之后,他看到Dean怔怔的呆立在原地,那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深藏着一种一直积聚在两人之间的痛处,Sam觉得他...

《【SPN/SD】sam四次听说dean,最后一次见到了他》

sam四次听说dean,最后一次见到了他

分级:G

CP:sam/dean

简介:S05E22【并不知道在写个什么鬼。。。


sam第一次听说dean这个名字并且将它深深印刻在脑海中,是在他7岁的时候。

那天小sam看完那本在他触手可及范围的最后一本书,他苦恼的望着比他高上两倍不止的书架,在那无法看到全貌的高处拥有着他未曾探索过的书。

在纠结了一小会儿后,sam最终还是决定违背他曾经对mary所保证的事情。

sam推动着椅子让其依靠着书架,接着又搬来一个小板凳叠在椅子上,手脚并用爬了上去,将手伸向更高一层的书籍。

最先碰到的不是那纸质书籍,而是一个塑料框架,sam估摸着应该是...

《守夜》

他有些疲劳的捏了捏晴明穴,也许是因为他用眼过度,又或许是因为他用力过度的原因,那属于生理的泪水在眼眶中积聚,然后随着他挤压的动作从紧闭的眼角中断续流出,指腹的皮肤触及那微温的液体,湿润的感觉占据所有感知,他睁开眼,拇指与食指轻微摩擦,那微湿的液体很快的消散不见。

他抬头看了看那被挂在雪白前面上的挂钟,短暂消除疲劳的瞳很快将视线聚焦在钟面上,眼与脑合作,如同本能一般,他很快就明白了那经由时针和分针所引导的时间。

他粗略的计算了一下,他在这个房间里已经呆了快十分钟了。

十分钟,对于还未到来的黎明来说,实在太短暂。

但是对于他来说,太漫长。

他觉得他有些饿了,毕竟从他工作的地方赶到这里有着...

© Karma/Powered by LOFTER